琉璃灯

喜欢特摄相关的一切,本命大小姐,今年是黎斗厨,水晶说厨,黎梦厨,也吃花镜,all永梦,拒绝ky拒绝虾饺黑。以上

求一篇文

好像设定是澜澜妈妈是沈家大小姐(沈家是黑道)然后澜澜就被强制性跟沈巍结婚,但是沈巍一直想着(死去)的昆仑,昆仑还有个所谓的弟弟,老赵一直想尽办法离婚,然后还装失忆,然后沈巍无意发现老赵可能就是当初疑似死掉的昆仑(事实上确实是)

巍澜衍生 樊歌【念你时说晚安】

樊伟单恋倾向预警
樊伟不渣
这里不渣的!
可当做缘尽此生姐妹篇

樊伟接到韩沉的电话从英国赶回来的时候,看见的病床上形容枯槁的男子。

樊伟轻手轻脚的走到他身边坐下,却不敢伸手触碰他,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樊伟想到曾经那个温和明亮的青年,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你怎么哭了...”青年试图伸手去安慰这个人,却忘记了现在的他做什么都很费力。

“我没事,你别乱动!”樊伟按住青年起身,看到自己不小心压到了青年手上的吊针,随即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不用这样吧,我又不是什么易碎物品,哥哥也是,你也是这样。”
青年努力想扯起一个笑脸,但是随即却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别担心我...一时半会还死不了的...”青年试图安慰樊伟但是没想到樊伟听到死这个字好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
“不许拿自己身体开玩笑!”
“对不起我刚刚不是故意的,小歌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到办法治好你的,一定会!”

樊伟用力的抓住韩歌的手,既是给予韩歌希望也仿佛这么说自己也就用力抓住了一个希望。

“谢谢你樊伟,你不用...”

韩歌看着眼前这个与他一同长大的青年,他明白但是却不能接受樊伟,对他来说樊伟如同他的兄长韩沉一般,他有情,却是非恋之情。

“我知道...什么都别说了...我只要你好好的活着...”
樊伟知道韩歌心里没有自己,但是又怎么样呢,他只希望韩歌能好好活下去,所以哪怕让他倾其所有,他也要韩歌能健康的活在这个世上。

但是世事又怎会尽如人意,韩沉下落不明后韩歌也失踪了,沈巍跟罗浮生用尽所有方法也找不到两个人的下落,樊伟疯了似的到每一个城市去寻找韩歌,但是依然了无音讯。

韩歌再出现的时候距离他消失已经过了三个月,他是在路边被路人送进医院的,樊伟赶到的时候韩歌坐在病床上静静的看着窗外...
“樊伟...是你吗...”
听见脚步声的韩歌看向门口,樊伟第一次觉得原来每走一步的步伐是那么沉重。

“是我...小歌...这段时间你...”樊伟欲言又止,他想问韩歌你去了哪,为什么只言片语也不曾留下,他想说的太多太多,但是看见韩歌的脸那些话再也无法说出口了。

“你能推我出去吗,我想再看看这里的太阳...”

韩歌笑着看着他,恍然间樊伟想起小时候第一次见到韩歌的那一天,小时候与现在的笑容重叠,樊伟只听见自己应了一声:“好”

午后的太阳温暖的照耀着万物,远处还有孩子们玩耍的欢笑声,韩歌坐在轮椅上笑了,樊伟看着他,多么希望这一刻能永远停驻。

太阳渐渐西沉,韩歌在轮椅上像是睡着了一样嘴角还带着笑...

“...晚安...小歌...”
樊伟在他额头上烙下一个轻吻,有什么落在了韩歌的手上,樊伟把他抱在怀里紧紧握着他的手,看着夕阳完全落下直至天空中布满星辰......

巍澜/巍澜衍生【缘尽此生】01

虚空中的四圣器在赵云澜面前闪烁着光芒,赵云澜捧起镇魂灯,火焰中中传来声音:
“我们应你心愿而来...赵云澜...你的愿望是...”
“我的愿望是...”
“赵云澜...如此的牺牲...值得吗”
“值得!”
四圣器共鸣,四道光柱冲天聚拢而刺目,光芒过后,镇魂灯中的赵云澜闭上了眼睛,他的身躯也彻底融入了火焰中。
............
客厅里男子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打开电视,电视上新闻正在播放中,主持人公式化的报道着:近期h市发生几起凶杀案,凶手作案手段残忍,分别割断死者咽喉后割去死者身上部分器官,因手法一致警方已经成立专案组并案调查...

走廊上的黑猫晃悠着肥胖的躯体但是步伐却奇妙的轻盈,它走到男子身边轻轻蹭着他的裤腿,厨房里油烟机运转着停止了,面包机也随即叮的一声。
不一会走出另一个戴眼镜的男子,仔细看这两个人除却气质的不同,面容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大庆早安呀!”眼镜男子弯下腰将肥猫抱进怀里熟练的撸猫。

“小歌你这样哥哥很伤心啊有了猫就不要哥哥了,我含辛茹苦的把你带大啊...”

“你笑什么!”

“我只是在想,要是周小篆他们看到传说中的韩沉韩神居然吃一只无辜小猫咪的醋,大概下巴都会吓掉的吧,是吧大庆”

黑猫仿佛回应一般的喵了一声,韩歌不顾自家大哥幽怨的眼神捏了捏黑猫的肉球调笑着看向自家大哥。

“小歌你学坏了!还有你!死猫!胆子肥了啊!小心我扣你小鱼干!”

听见韩沉说要扣小鱼干,不顾韩歌的阻拦,怀里的黑猫炸了毛一般仿佛再说(动我小鱼干我跟你拼了)的架势,韩歌无奈的看着即将上演人猫大战的两个人,试图阻止即将发生的血案。

正在一人一猫僵持中,韩沉的手机响了起来,接完电话的韩沉表情凝重了起来...

“怎么了?”

“又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局长让我回组里,最近h市不太平,小歌你在家尽量不要一个人单独出门,有事立刻打电话给我。”

“我知道了,哥你小心一点!”

韩沉套上外套出了门,韩歌抱着大庆站在走廊上目送韩沉开车离去,他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一下又一下轻抚着大庆,而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大庆眯了眯猫眼凝重的看着某处。

“这个世间巍巍高山连绵不绝...不如你...”
“你是谁?”
“沈巍...不要...”
“...你不要哭...”
“值得...我愿意...”
“不要啊!!!”

沈巍嘶喊着从梦里惊醒。
又是这样的梦,详细说起来其实奇怪,自从成年以后,沈巍经常会做很多相似的梦,说相似是因为在他梦里总会出现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区别在于那个人的穿着打扮不同罢了,那些梦有的时候是开心的,也有难过的,甚至有时候即使沈巍被惊醒梦中那种锥心之痛也依然存在。他也不是没有看过心理医生,但是最后心里评估却是一切正常,沈巍拉开床头的抽屉,抽屉里有一本画册,画册已经画满了,每一页都是同一个人,但是每一张画都没有脸,准确来说每一张的脸部都是空白的。

“你到底是谁...”沈巍摸索着画像,喃喃自语。

(缘尽此生)巍澜/巍澜衍生

节选
“你的直觉就能代表一切了吗?!你根本不知道!都是因为你!全都是你的错!”
“不可能的!所有一切都指向他,我不可能会弄错的!”
“大庆...你再这样我就不要你啦...不许哭...”
“我什么都没有了...”
“他不会原谅你的!”
“别丢下我好不好...第三次了...你别走...”
“你从一开始就搞错了...”
“我真的很想成为他那样的人...可是...”
“不疼了...你别哭...”
“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历史这东西不过是重复上演的悲剧罢了
到时间啦
这一次
是我先走啦
你要好好活下去
(地星禁地的镇魂灯,再一次猛烈的燃烧了起来,轮回,仍在继续)

关于沃兹的脑洞

这话看来我感觉沃兹应该是从

啊吾王好可爱他出生了呢(记笔记偷偷拍照)

啊吾王今天上幼稚园了呢好乖啊我想(这是犯罪,先生)

啊吾王今天上小学了呢,恩?!哪个小王八羔子敢欺负吾王,不行我要去揍他!什么不许我干涉历史,不!我就是要去揍他!

啊吾王他今天上中学了呢依然还是辣么可爱!好想见他!啊啊啊不行还不到时间...

啊吾王上高中了!终于可以见他了!今天王选择變身了嗎!變身了!不行我要忍著不能劇透!  哎呀!你理一理我嘛吾王!

会不会变成

吾王你为什么不看着我呢!

你为什么就是不听我的呢!

他们就那么重要吗!

他们才是想要抹杀你的啊!

你看看我啊!

未来不可以改变!

我要杀了他们!

关于表哥走向的脑洞

已知
build的世界,桐生战兔从未存在,存在的是佐藤太郎容貌的葛城巧。
那么我猜
exaid的世界,游戏病从未存在,黎斗永远失去了母亲,但是也懂得了生命的贵重,大我还当着放射科的医生,从来没有遇见过妮可。虽然小姬跟飞彩大吵一架但是最后还是和好了,车车亲友没有死亡,他依然还做着法医并且从不说谎,永梦依然成为了医生,但是再也没有那一群人走入他的内心。

555的世界,当年巧就已经死去,木场他们也并未复活,什么奥菲以诺,一切都没有存在过。

blade的世界,剑崎衣食无忧,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常生活。

w的世界,来人没有死去,菲利普从不存在,翔太郎每天跟着庄吉做他的半熟侦探,a哥跟家人幸福的生活着。

ooo的世界,映士没有遇见过ankh,感到生命无力的他踏遍世界之后,最后还是走上了政治家的道路。

底下欢迎补充

微博这张图最能代表我的心情
敲你吗的白仓!
一次性拆光了我所有cp还抹去了战兔的存在!
我敲你吗

脑洞

开了个脑洞,设定云澜牺牲自己燃烧镇魂灯之后因为四圣器重聚,沈巍能量凝聚再次降生,这个沈巍没有过去的记忆,而镇魂灯因为特殊原因在他们家里并且整个家族里只有沈巍一个人能靠近,那些偷灯者跟觊觎者都会被灯火灼伤,后来沈巍被仇杀,命悬一线的时候镇魂灯里冲出了一股巨大的能量,冲天的大火烧死了所有要杀沈巍的人,火光消失之后,那股能量化成了一个身影,沈巍看到那个影子觉得有一种深入骨髓的熟悉感但是想不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那个身影摸了摸沈巍的头然后化为烟尘散去,而沈家的镇魂灯也在同一时间熄灭了。(大概就是这样,打个底)

一个脑洞

人皮灯笼类似设定
云澜身祭镇魂灯之后沈巍转世,然后镇魂灯辗转流落沈家,因为圣器的封印云澜能感知一切但是不能出去,沈家黑白两道同吃,仇人也不少,(设定沈巍没有异能但是武力依然很高)虽然云澜不能出灯但是一直暗地里保护沈巍,后面为了救沈巍强制冲破封印救下沈巍,但是短暂相见之后能量耗尽而消散,沈巍崩溃(没有回复记忆)好的我就是后妈,可能会写